日本 武漢。 不甩WHO、中國!日本副首相:「武漢病毒」是正確名稱

日本武漢肺炎防疫資訊!機場台灣櫃姐告訴你前往日本時最需要注意的三件事

日本 武漢

巴西2019冠狀病毒疾病(COVID-19,武漢肺炎)疫情嚴峻,美國宣布14天內曾赴巴西的外籍人士禁止入境。 法新社彙整的官方數據顯示,截至台灣26日凌晨3時,全球至少34萬4964人死於疫情,確診病例逾545萬3650例。 東京有5160例,是日本47個都道府縣疫情最嚴重的地區,其次大阪府1781例。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5日宣布解除東京都、神奈川縣、埼玉縣、千葉縣及北海道5都道縣「緊急事態宣言」,至此日本已「全境解禁」,各地方政府將依各自步調恢復社會經濟活動。 受疫情影響延後開幕的日本職棒,12支球團代表25日開會決定新球季從6月19日開幕,遠遠晚於1973年4月14日最晚開幕紀錄;現階段將採不開放觀眾進場的「無觀眾比賽」。 韓國總統文在寅25日表示,疫情對經濟衝擊,可謂「經濟上的戰時狀態」,必須以編列「戰時財政」的覺悟規劃擴張性財政政策。 根據菲律賓衛生部公告,不治人數達到873人,總計1萬4319人感染。 衛生部總監諾希山宣布,25日新增172起確診病例,累計達7417例,其中,逾百感染者為非法移民,成為新一波疫情重災戶。 艾瑪德說,死亡病例新增19人達1391人,是中國以外東亞和東南亞地區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。 疫情改變全球民眾生活型態,新加坡民眾上網購買的物品也與以往大不同,從啞鈴到珍珠奶茶材料都是熱門商品;疫情期間在家時間長,也吹起烘焙與珍奶DIY風潮。 圖林根邦(Thuringia)與薩克森邦(Saxony)表示,除了少數例外情況之外,自6月6日起將「全面開放」。 這兩邦位於前共產東德境內。 不過,這兩個邦的宣布惹怒梅克爾(Angela Merkel)領導的左右共治「大聯合政府」。 德國衛生部長史巴恩(Jens Spahn)警告,這樣的舉措恐將使德國民眾失去戒心而疏於防範。 他並告訴「圖片報」(Bild):「別造成疫情已經結束的假象。 由法國企業和國家實驗室組成的團隊25日宣布,透過唾液快速篩檢疫情的技術EasyCOV正式進入生產階段,目標6月中開始在法國販售。 為挽救因疫情受創的觀光業,奧地利的旅館、纜車將在本月底重新開放,相關從業人員將定期接受檢測,以確保遊客的安全。 官員表示,原訂2021年2月在義大利柯蒂納戴比索(Cortina d'Ampezzo)舉行的世界高山滑雪錦標賽,因為疫情的關係,可能延至2022年3月舉行。 西班牙衛生部也將確診病例從24日宣布的23萬5400人下修至23萬5772人。 隨著西班牙疫情趨緩,首都馬德里與巴塞隆納居民活動25日終於逐漸解封;與此同時,其他地區將開放第一批海灘。 法新社報導,馬德里與巴塞隆納居民在住家或酒吧、餐廳露臺的群聚限制已放寬到10人。 馬德里各處公園大門將重啟,主要的博物館也將在限制人數的情況下開放參觀。 疫情應變中心還通報,過去24小時新增92起死亡病例,全國累計3633人染疫喪生。 巴西的確診病例數躍升為全球第2高後,白宮24日宣布,抵達美國之前的14天期間曾到巴西的所有外籍人士將被禁止入境美國。 在美國重啟經濟之際,重新開業的企業和餐廳若想吸引顧客上門,將需致力於桌椅、櫃檯及門戶的徹底清潔消毒,清潔公司已為爆增的需求做好準備。 (中央社) 《TVBS》提醒您: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,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, 如有疑似症狀, 請撥打:1922專線 ,或 0800-001922, 並 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,同時 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,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。

次の

不甩WHO、中國!日本副首相:「武漢病毒」是正確名稱

日本 武漢

東京都一名70多歲男性計程車司機13日確診感染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(COVID-19),是東京都第4例武漢肺炎確診患者。 日本放送協會(NHK)、日本朝日新聞報導,這名70多歲男性計程車司機的岳母,是住在神奈川縣、13日死亡後確診感染武漢肺炎的80多歲女性,是日本首起武漢肺炎死亡案例。 東京都14日也確認一名屋形船男性工作人員及計程車工會分部的女性員工,都感染武漢肺炎,是東京都內第5跟第6例。 東京都政府表示,今天新增8起病例其中7例,都是跟13日確診男性計程車司機,同樣參加個人計程車工會分部在東京都內的屋形船上舉辦的新年會。 7人中有4人是50多歲到80多歲的男性計程車司機,有2人是跟其中2名計程車司機同住的50多歲到60多歲的女性,另外一人則是在屋形船上工作的40多歲男性。 今天新增8例中另1例與計程車司機病例無關,是一名40多歲男性上班族,本月2日出現咳嗽症狀,5日因為發燒就醫。 這名男性上班族發病後還在10日搭乘新幹線前往愛知縣出差,之後症狀沒有改善,12日住進東京都內的醫院,目前是重症狀態。 這名男性上班族在尚未出現症狀時,曾談到自己可能有與中國人碰過面,但他在發病前的14天內並沒有前往中國湖北省或浙江省。 到今天晚間為止,東京都內總計已有14人確診武漢肺炎,東京都政府仍持續調查還有沒有人被感染。 據悉她是14日確診感染的60多歲男性患者的妻子。 圖為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15日召開疫情記者會。 (共同社提供) 日本名古屋6旬女性確診武漢肺炎 為前例患者妻子 (中央社東京15日綜合外電報導)共同社報導,日本名古屋市政府今天宣布,名古屋市一名60多歲女性確診感染武漢肺炎。 據悉這名女性是昨天確診感染的60多歲男性患者的妻子。 報導提到,這名60多歲女性患者和先生一同前往美國夏威夷,本月回國後出現發燒。 世界衛生組織(WHO)本月11日已將武漢肺炎定名為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(COVID-19),疫情於去年12月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爆發。 目前武漢肺炎疫情已擴散到20多個國家與地區,全球共有6萬多起確診病例,造成至少1500人死亡。

次の

日本宣布全境解禁 武漢肺炎全球最新情報│TVBS新聞網

日本 武漢

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在各國肆虐,鄰近於台灣的其他國家,除了中國及香港外,台灣人旅遊最愛去的日本,該當地的疫情自然也受到不少人關注。 不過,如果回頭檢視歷史的話,會發現2003年SARS爆發時,日本可是創下0感染0死亡的成績。 根據顯示,儘管當時有52件疑似病例與16件可能性病例,但最後經診斷後,全部都得到「否定」的答案,換言之在SARS事件中,日本可是少數未被感染的亞洲國家之一。 但為何這次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爆發後,日本卻會成為僅次於中國,發現武漢肺炎最多的國家呢?一般日本的民眾又是如何看待疫情? 檢疫慢半拍,只能亡羊補牢 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爆發後,日本的一位醫學博士 — 曾在媒體報導上指出,日本現在的防疫檢查措施(日語:水際対策)是在做辛酸的。 上昌廣於中表示,所謂「有意義」的防疫檢查措施,是僅限於國內感染尚未擴大時才有效的。 假如日本國內的疫情已經開始蔓延的話,防疫檢查措施這樣的對策,實質上已經沒有太大意義了。 他舉例,像是泰國公共衛生部,在1月下旬時就曾報告,當時於日本旅遊的泰國夫婦已經感染武漢肺炎了,同時滯留於日本時,身體狀況似乎已漸漸惡化。 他認為,這對夫婦的疫情對於日本國內的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的流行是極度重要的,可惜當時日本卻幾乎沒人報導這件事。 他也指出,中國的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的疫情出現後,日本的防疫檢查措施是到了1月中旬才開始強化,因此約有1個月左右的時間,日本幾乎是處於無防備的狀況,在這期間也許已有相當人數的感染者進入日本了也說不定。 考慮到各種情況,因此有理由認為現在日本的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可能已經開始流行了。 另外,根據其他媒體報導,之前日本的撤僑飛機中,還有人下機後拒絕檢查,而檢查後也有人拒絕入住政府指定的飯店,而選擇自行回家。 可惜,上述總總令人傻眼的行為,日本政府也拿這些人沒輒,因為日本法律對他們完全沒有任何強制力,首相安倍晉三面對此事也只能說:「大変残念だ。 」帶過。 若此事情發生在台灣,拒絕配合檢疫依照《傳染病防治法》將可處最高15萬元罰鍰。 不過日本政府在發現事態嚴重後,似乎打算開始改善了。 像是來自香港的郵輪「威士特丹號」船上外國乘客中,疑似有乘客感染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,於是日本政府於2月6日就依照《出入境管理及難民認定法》,拒絕「威士特丹號」的乘客停靠入境。 但不經令人懷疑,日本政府這種慢半拍的「殘念防疫」,真的有辦法亡羊補牢嗎? 政府對於檢查體制的配備不確實 上昌廣也表示,在檢查體制的配備方面,政府的態度一直不誠實。 對於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的防疫,首相在2月3日向眾院預算委員會答覆時說到,「目前政府已經開始與民間機構合作,正著手開發一個簡易檢查工具包。 」 不過,上昌廣在報導中表示,在診所進行簡易檢查,並立即知道結果等方式,雖然便利性很高,但準確性卻可能不高,必定會有一些患者會無法被偵測到。 而且,即使政府沒有去主導簡易檢查工具的研發,世界各地的其他檢查公司必然也會去開發的。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,應該是要有一個像是能以當前技術來立即檢查的系統配備。 日本民眾對於防疫與口罩的看法 目前日本口罩,一罩難求。 (圖/陳毅龍攝) 至於一般日本民眾是如何看待這次疫情?由於筆者目前在日本留學,所以也特別訪問了身邊日本人對於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的看法。 自從28日,日本首次出現境內傳染病例(未去過武漢,但曾載過來自武漢的旅行團巴士司機)之後至目前為止,走在池袋、新宿等人多的街道上,其實已經可以明顯察覺到戴口罩的人變多了,連帶地使藥妝店與便利商店的口罩販售區成為了新熱門地點。 受訪的日本人也都表示,目前出門在外,不論是搭交通工具或是在路上走路,基本上都會選擇戴上口罩。 就連其中一位表示,即使有流感也不太喜歡戴口罩的日本人也表示,因為受到新聞大篇幅報導疫情的影響,所以現在就連自己也開始戴起口罩了。 不過有些日本人表示,雖然外出會戴口罩,但如果進入室內的話,會因為怕熱所以選擇暫時把口罩脫掉。 儘管目前在路上或是交通工具上,能看到戴口罩的日本民眾增加不少了,不過仍可看到有部分沒有戴上口罩的民眾,不過理由並非是他們不想戴,而是口罩難尋。 原因是除了受到這波疫情的影響外,還有一點是因為日本即將步入春天,隨著春天到來的「花粉症」,這也成為了人們搶購口罩的原因之一(儘管花粉用的口罩不需要醫用)。 像是其中一位受訪者就表示:「ただ、マスクを付ける理由はコロナウイルスだけではなく、インフルエンザ予防、花粉症対策もあります。 」(但是,我會戴口罩的理由,並非是只有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,也有是為了要預防流感,以及花粉症的對策。 ) 筆者也詢問日本人,在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)日益嚴重的情況下,現在是否會因為一些風吹草動而感到不安,例如搭乘電車或巴士時,如果旁邊的人咳嗽或打噴嚏了,自己是否會感到不安?受訪者幾乎都表示,會感到不安。 其中一位受訪者表示:「私がマスクをしていたとしても、飛沫感染の可能性もあるので、不安です。 」(我即使有戴口罩,但仍有飛沫感染的可能性,所以會感到不安。

次の